中共中央宣傳部委託新華通訊社主辦

如何輪崗?週期多長?是否跨區?詳解北京大面積教師輪崗

2021-09-26 08:56
來源:半月談網

半月談記者 高遠至 原碧霞 趙琬微

8月底,北京市表示新學期將大面積、大比例推進幹部教師輪崗:凡是距退休時間超過5年,並且在同一所學校任職滿6年的正、副校長原則上應進行交流輪崗;凡是距離退休時間超過5年,並且在同一所學校連續工作6年及以上的公立學校在編教師,原則上均應進行交流輪崗。

一石激起千層浪,在“雙減”背景下的北京幹部教師輪崗制引發社會廣泛熱議。半月談記者採訪了北京市委教育工委副書記、市教委新聞發言人李奕,他對此次輪崗進行了詳細解讀。

目標是構建高質量教育體系

半月談記者:教師輪崗制並不是首次提出,北京此次力度空前的改革,與以往的教師輪崗制有何區別? 要達成的目標是什麼?

李奕:這一次北京在“雙減”工作背景下推出的幹部教師輪崗,在目標和本質上跟過去10年甚至20年前所搞的幹部教師輪崗,是不一樣的。

過去我們推進幹部教師輪崗,更多想的是均衡發展,將教師由強的學校流入到薄弱學校,促進整體教學質量的提升,這是一種線性流動。這一次在“雙減”背景下,提出要大面積、大比例地進行學區內和集團內的幹部教師交流輪崗,是為了更好地完成“雙減”最終目標。我們所理解的“雙減”的最終目標,也不僅僅是減掉那兩項負擔,而是要建立高質量教育體系,即通過減下去沒必要的負擔,提高育人質量,形成高效率的培養體系,努力讓學生在學區、集團內學好、學會、學足,得到充分發展。

半月談記者:為什麼幹部教師輪崗可以促進“雙減”落實?

李奕:“雙減”當中提到的每一項具體的校內改革措施,背後都需要人來完成。比如説要留高質量的作業,那麼,如何區分基礎性的作業、彈性的作業以及個性化的作業?背後具體執行的都是教師。

為推進“雙減”整體落實,特別是要推進校內和校外相結合的教育供給側結構性改革,就必須對教師進行高效率的調配。這種調配的目標不是簡單地為了均衡,不只是往農村、往薄弱學校調。城區內的學校、甚至傳統的所謂好學校,可能也會存在師資上結構不均衡的現象,特別是在提供課後服務時,涉及各學科的分類輔導,體育、美育、勞動教育等廣泛的素質教育類課程供給,這也需要進行人力資源調配,實現由“要素性地解決資源問題”向“結構性地解決體系問題”方向轉變。

以新的教育供給體,整體提升服務質量

半月談記者:此次輪崗主要是在學區內、集團內的流動,這是基於什麼樣的考慮?

李奕:此次北京在“雙減”背景下的幹部教師流動,是基於新的教育供給體的供給側結構性改革,是基於新的教育供給體崗位需求的幹部教師流動。

什麼是新的教育供給體?就是學區和集團。長期以來,基礎教育的供給模式是以學校為主體來提供的,所以以前我們的教育均衡發展,強調的是校和校之間要均衡。從2006年開始,北京市推進學區化改革,把基礎教育階段的供給進行調整,由過去單一學校的供給,變成多個學校連為一體的集團供給或者學區供給,實際上形成了新的供給主體。

我們目前進行的幹部教師輪崗,就是想通過加強區域(學區、教育集團)內義務教育學校校長教師的統籌管理,推動中小學校長教師在區域(學區、教育集團)內有序流動,促進義務教育基本公共服務供給由單一的學校供給,向更加包容、多元的區域供給、學區供給、集團供給轉變,從而使每一個孩子的實際獲得得到極大拓展。

半月談記者:輪崗會不會導致整體教學質量下降?

李奕:此次中央文件中也提到,學科組和年級組是學校中最基本的“育人單元”,所有教師在業務上都緊緊依存於這兩個基層組織,即便是特級教師也一定是在這一基本育人單元中發揮作用,為孩子提供教育教學服務。

在一個教育集團內,A校和B校可能各有各的薄弱學科和優勢學科,我們並不是拆掉一個強的學科去補一個弱的學科,而是靠聯合,在集團內部由特級教師、骨幹教師、年輕教師共同構建一個集團的學科供給體,形成統一的教研體系,按照相對統一的教學進度、作業體系、考試評價體系來教學,從而實現用集團整體供給代替單一學校供給的目標。在豐富供給源的基礎上,提高供給質量和效率。

按需定崗,按崗定人

半月談記者:這次輪崗是怎樣的輪法?符合條件的幹部教師都要輪崗嗎?一般輪崗多長時間?

李奕:這一次我們進行了供需的精準調配,按需定崗,按崗定人。要先在學校進行供需摸排,讓流動的質量更高、效益更大。

具體而言,一是在城區完善學區(教育集團)改革,實現學區(教育集團)全覆蓋,讓孩子能夠在學區、教育集團內享受到更多的資源,見到更多的老師。從滿足區域內校際間課程、人員、課後服務等實際需要出發,推進學區(教育集團)內校際間師資均衡配置和按需交流輪崗。

二是遠郊區全面推進交流輪崗。按照城鄉教育發展需求,在全區範圍內,推進義務教育學校校長交流輪換,區級以上骨幹教師均衡配置,普通教師按需輪崗。

除此之外,在校際、集團之間,以及區域之間,通過雙師課堂、在線輔導、在線研修、智慧學伴等在線服務方式,將優秀的老師、學科課程和作業佈置策略等資源,向薄弱學校和地區輸出,促進教育優質均衡。

就人數而言,我們關注的並不是輪崗數量的多少,也不是層級的高低。流動什麼人,把人流動到什麼崗位上,流動到新崗位上讓他幹什麼,這些要根據供需匹配來定。簡單在數量上提要求,是不科學的。但總體上,肯定是大面積、大比例的。

至於哪些人蔘加輪崗,我們分為3個主體。一是校長、書記一把手,二是骨幹教師、學科帶頭人和特級教師,三是普通教師。我們要求校長、書記儘量都要輪崗,按照現在的校長職級制,要輪起來,要走多個學校,才能在校長職級上獲得更多提升;骨幹教師在集團內、學區內進行調配,力爭每所學校、每個學科全覆蓋;普通教師則根據各自的服務特長,根據崗位需求,派位輪崗。

一位英語老師在給學生上課 陶明 攝

在輪崗時長方面,為了保持對學生教育的相對穩定性,流動的時間是一個基本學段。基本學段是多長?實際是不一樣的。比如,小學的主科可以分為低年齡段和高年齡段,就是3年一個學段;初中語文數學可能是3年一個學段,初中的化學初三才開課,只能是一年,物理初二開課就是兩年。

一區一策,不搞“一刀切”

半月談記者:在兩個試點區外,下一步如何在全市進行推廣?

李奕:目前北京市已在東城區和密雲區進行了試點。從明年初開始,我們將開始第二批6個區的試點工作。因為每個區的情況不一樣,沒法“一刀切”對全市進行統一部署,所以採取一區一策。

區域跟區域之間,特色和基礎是不一樣的,供需情況也是不一樣的,我們要把真正的關注點放在流動之後的效益上,要充分對各區進行調研和對供需進行摸排。

我們具體分五個步驟進行工作:一是全體幹部教師底數調查,包括人員基本信息、服務屬性,特別是每名教師最擅長、最獨特的教育教學本領;二是在區域內,統籌實現學區集團化管理的全覆蓋,使得區域內每所學校都在不同的學區集團整體供給體內;三是基於學區、集團和學校的崗位需求調研,包括課內課程、課後服務、作業統籌、考試命題、家校聯繫、教研科研、體育美育、學生活動等,形成供需報表;四是具體研究制定幹部交流輪崗計劃、教師交流輪崗計劃,實施實名制管理,明確交流輪崗方式、方向和預期目標;五是明確具體實施時間表、交流輪崗過程質量評估方案,召開啓動會,交流輪崗人員到位。

有些需求如果本學區、本集團內解決不了,則上升到區級層面來統籌,比如説區科技館、區少年宮可能還有相應的力量可以調配。

半月談記者:目前看主要是區域內、學區內、集團內的輪崗,以後有沒有可能在區域之間或相鄰的區域之間輪崗?

李奕:實際上有些教育集團內部,多個校區本身就是跨區的,這次輪崗也會出現跨區。當然,主要還是區域內、學區內、集團內輪崗。至於區域之間的均衡發展,我們也通過多種方式深化推進。一是教育集團跨區發展;二是推進遠程教學或者雙師工程;三是依靠人員的調動,尤其是校長等幹部的調動。

完善配套改革,確保取得實效

半月談記者:對於這次改革,您有沒有什麼擔憂的地方?改革中還需要進一步解決的難題有哪些?

李奕:現在最大的擔憂,就是人員按供需匹配流動過去了,但沒發揮作用,這是我們面臨的最大風險。

為了確保效果,我們將進行一些配套改革。一是優化已有的校長職級制,形成幹部梯隊建設中的動態流動機制;二是讓績效工資發揮更顯著的作用,向在交流輪崗中成績突出的人員傾斜;三是樹立教學骨幹、學科帶頭人評選的新標準,更多用輪崗中的實際效果來引導評價。同時,我們在不同的時間點,比如説半學期、一學期、一學年,進行績效的評估和考核,以確保輪崗取得實效。

半月談記者:對全國而言、對破解長期存在的教育短視化功利化問題而言,北京的改革有何意義?

李奕:我認為,這項改革不是一項單純涉及教育系統中學校的改革,它實際上是高質量育人體系的整體構建。這次北京的“雙減”組合拳中,不僅有幹部教師輪崗制,還有考試評價指揮棒的改革、作業和平時練習方面的改革、課後3點半方面的改革,以及家庭教育的改革等,目的是構建協同育人共同體。這些是全國各地面臨的共同課題,北京在探路,希望能夠對其他地方有所啓發。

(刊於《半月談》2021年第18期)

責任編輯:孔德明

熱門推薦